中文  English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粵港澳大灣區
打通創新鏈條 帶動產業共振
2019/6/19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廣州要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廣州是華南地區科教中心,近年來積極推動“科學發現、技術發明、產業發展、生態優化”創新全鏈條發展,在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大歷史機遇面前,廣州將在共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上下功夫。在推動高質量發展、實現老城市新活力的進程中,廣州應如何進一步激發創新動力、深化科創合作、形成產業共振?

 

本期圓桌會,我們邀請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工程科技發展戰略廣東研究院院長、華南理工大學原校長王迎軍,廣州市科學技術局副巡視員李江,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廣州城市戰略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張強和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現代戰略研究所副研究員劉煒一起,圍繞“廣州創新發展”這一主題展開討論。

 

王迎軍: 總的來看,廣州市的創新基礎能力“底子好”“后勁足”,但能力提升的瓶頸也十分明顯。后期應重點加強原創性創新能力的培育,全面布局重大重點科技平臺建設,加大市級科技投入力度,同時理順創新中的政府與市場關系,提高投入轉化效率,促進創新能力穩步提升。

 

李江: 針對缺乏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科研機構分布較為分散的問題,廣州正積極推動高端科教資源集聚發展,謀劃和推動一批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和創新平臺建設。同時也在謀劃中科院珠三角大科學研究中心建設,統籌調度中科院在珠三角的大科學裝置,打造珠三角大科學裝置“指揮中心”。

 

張強: 廣州本土知名創新型巨頭企業較少,致使廣州無法依托大型頭部企業的資源、網絡和資本優勢,大規模投資孵化、裂變衍生出高估值的科技“小巨人”企業。高估值科技企業的成長需要多輪不同階段的融資支持,廣州的風投創投機構數量、資本規模仍有待提升。

 

劉煒: 廣州可以先行先試,從頂層設計開始,出臺并不斷完善相關政策的實施細則,使大學科研機構在具體操作體制內科研人員創新創業、科技成果的收益分配、產權歸屬等方面可以有法可依,有規可循。

 

基礎能力

 

加強原創性創新能力的培育

 

主持人:廣州市委書記張碩輔圍繞《規劃綱要》談廣州的具體舉措時強調,廣州要激發創新發展新動力、共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首先要著力提升創新基礎能力。對標國際國內“最好最優”,廣州的創新基礎能力如何,還有哪些方面需要提升?

 

王迎軍:廣州的科技創新基礎能力整體居于全國前列,但與頂尖水平還有一定差距。根據《中國城市創新競爭力發展報告(2018)》,在城市創新能力排名中,廣州排在北京、上海等城市之后,屬于第二集團領頭羊,與第一集團的差距正在縮小。

 

我們一般從科技資源儲備、研發投入強度、重大重點項目和平臺建設情況,以及科技成果等幾個方面來評價區域科技創新能力。在這幾項里,廣州的強項在科技資源儲備和科技成果體量上。國家統計局城市社會經濟調查司及廣州市科技局相關統計數據顯示,廣州有數量眾多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其中六成以上是規模較大的中央和省屬機構,高新技術企業數量接近9000家,排名全國第三,研究與開發人員存量超過12萬人,科技人才體量位居全國前十。同時,科技成果產出規模也很可觀,2017年專利授權總量排名全國前四,發明專利總量排名第七,體現國際科技創新參與度的國際專利申請量也排名前列。

 

但是,廣州的創新基礎能力發展也存在很多弱勢方面。首先是技術創新的原創能力相對不足,2017年全市所有授權專利中,發明專利只占到約15.5%,是總授權量前十名城市里占比最低的,低于北京市的43.1%、天津市的28.4%和深圳市的20.0%。其次,財政投入對企業研發投入的帶動不足,全社會總體研發投入強度目前還遠遠不夠,2017年財政投入撬動企業研發投入的倍數僅有2.4~3.4,遠低于國際上4~5倍的水平,同時全市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僅有2.5%,離2020年達到3%的目標還有較大差距。最后,重大重點科技項目在廣州的分布不足,平臺建設制約創新基礎能力提升,這集中體現在重點實驗室平臺的分布上,粵港澳大灣區的國家重點實驗室位于廣州的最多,但整個大灣區的國家重點實驗室數量占全國不足10%,遠低于長三角地區(占全國23.2%)和京津冀地區(占全國41.8%)的數量,核心平臺缺乏會導致研究力量不能有效整合,攻克共性技術的難度加大,也更難在前沿領域取得連續突破。

 

總的來看,廣州市的創新基礎能力“底子好”“后勁足”,但能力提升的瓶頸也十分明顯。后期應重點加強原創性創新能力的培育,全面布局重大重點科技平臺建設,加大市級科技投入力度,同時理順創新中的政府與市場關系,提高投入轉化效率,促進創新能力穩步提升。

 

李江:廣州是華南地區科研教育資源最集中的城市,聚集了全省80%的高校、97%的國家級重點學科、69%的國家重點實驗室以及58%的獨立研究機構,在穗工作的諾貝爾獎獲得者7人、“兩院”院士98人、國家級高層次人才490人。在《自然》雜志發布的2018年全球科研城市50強中,廣州排名第25位。推動創新發展,廣州基礎扎實、資源豐富。

 

同時,我們也要清楚地看到,廣州在創新基礎能力上存在短板。一是缺乏肩負戰略使命的大科學裝置。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以擁有相當數量的大科學裝置為必備條件,但廣州在重大科學裝置方面尚未實現零的突破。二是雖然大院大所大平臺數量較多,但集聚度不夠,缺乏類似北京懷柔、合肥科學島等高端研究機構和平臺集聚的區域。三是原始創新能力需進一步加強。缺乏國家實驗室、國家研究中心等國家級創新核心載體,在國家科技計劃組織實施中發揮的作用有限,知識創造和知識獲取能力相對薄弱,基礎與應用基礎研究存在一定短板,科技領域高端供給不足,成果轉化力度不夠。四是創新要素集聚能力有待加強。國際高端創新人才全職在穗不多,缺乏國際戰略科技人才、科技領軍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

 

針對缺乏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科研機構分布較為分散的問題,廣州正在積極推動高端科教資源集聚發展,謀劃和推動一批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和創新平臺建設。同時也在謀劃中科院珠三角大科學研究中心建設,統籌調度中科院在珠三角的大科學裝置,打造珠三角大科學裝置“指揮中心”。市政府還出臺了《廣州市加強基礎與應用基礎研究實施方案》,構建以高水平實驗室為龍頭,以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和創新平臺為支撐的基礎科學研究支持體系。

 

科研活力

 

形成科技成果轉化的利益共同體

 

主持人:在穗的高校、科研院所眾多,但以往更關注論文發表及專利產出,科技成果轉化率不夠高,這也是我國高校及科研機構一直存在的普遍問題。如何更深入開展院地合作,激發在穗高校院所、科研人員的創新活力,使實驗室成果能夠成為市場的創新產品?

 

李江:針對這一情況,廣州采取的是“試點推動”的方式,制定并出臺了《廣州市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方案(2018-2020年)》,以中山大學、華南理工大學、廣東工業大學、廣州大學、省科學院、香港科技大學霍英東研究院參與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試點,加速科技成果轉化。

 

劉煒:目前,從國家到地方都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鼓勵體制內科研人員創新創業、開展成果轉化工作。從指導性文件出臺到科研機構內部達成共識,再到具體實施制度出臺最后形成氛圍需要一定的時間。廣州在這一方面可以先行先試,從頂層設計開始,出臺并不斷完善相關政策的實施細則,使大學科研機構在具體操作體制內科研人員創新創業、科技成果的收益分配、產權歸屬等方面可以有法可依,有規可循。

 

張強:廣州的研發創新資源多集中于體制內的高校、科研院所。廣州市社科院軟科學研究所的數據顯示,在廣州19家國家級重點實驗室中,依托于科研院所的有6家,依托于高校的有10家,真正依托于企業的只有1家。相對于目前技術大變革及技術發展市場化而言,技術創新資源配置有些錯位,過度集中在體制內的事業單位和科研院所。

 

另外,廣州密集的技術研發機構和智力資源,與未來產業技術發展需求也并不完全匹配。據廣東省科技廳統計資料顯示,廣州的國家級工程技術開發中心和國家級重點實驗室中,生物技術與醫藥相關技術開發中心或重點實驗室數量最多,約占總數的三分之一,基本形成了生物技術與醫藥的研究與開發、產業承載較為完備的技術鏈。但其他相關產業核心關鍵技術領域研發基礎較為薄弱,如作為廣州第一支柱產業——汽車制造業在發動機、無人駕駛等核心技術領域缺乏重量級研發機構,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中的5G、芯片、AR/VR、量子信息、導航等也缺乏國家級研發平臺,而作為NEM產業中的石墨烯、氫能源、光材料、可燃冰等更沒有多少代表國家水平的研發機構,這也是我國許多產業普遍存在的問題。

 

王迎軍:高校科技成果轉化率不高一直是老大難問題,其中涉及的主要原因包括:成果缺乏市場導向性,中試環節缺失或薄弱,成果轉化配套措施與政策協同性不足,中介服務體系不健全等。其中,我國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機構極少,根據《中國科技成果轉化2018年度報告(高等院校與科研院所篇)》,2017年,2766家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中,僅9.5%(264家)的單位設立了專門的技術轉移機構。而未設立專門技術轉移機構的單位,多由科技管理部門負責成果轉化工作,缺乏專門服務崗位;即便設立了專門崗位,其專業化服務能力也明顯不足。

 

對此,可以從以下方面著手解決:第一,大力推進技術轉移中介服務體系建設。科技中介服務體系是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的“助推器”。廣州高校應聯系實際,以市場為導向,成立專業性的科技服務公司,按照市場規則引導相關人員進入科技成果轉化交易市場,并盡快建立一個集成果轉化與產業化于一體的科技市場體系,為科技成果供需雙方公平交易營造良好環境。

 

第二,促進形成科技成果轉化的利益共同體。要繼續推動高校院所成果轉化常態化,完善高校院所成果轉移轉化精準對接機制,瞄準校企間對接難題,以“企業+技術+資本+中介機構”的模式實現雙方“精準對接”,促進高校院所科技成果高效轉移,構建科技成果轉化過程中多方主體參與的利益共同體。在這方面,協同創新中心是個很好的模式,針對不同行業的特點,協同創新中心把研究、工程化、成果轉化、產業化及政府布局、監管、市場、基金等無縫結合在一個平臺上,非常有利成果轉化,尤其是高端成果轉化。

 

第三,重視科技成果轉化中試環節的發展。目前在我國科技創新過程中,普遍存在著由于中試環節缺失或薄弱而導致的“創新鏈條”斷裂,科技成果轉化率低。因此,需要重視科技成果轉化中試環節的發展,政府部門應當優化科技成果轉化在各環節中的投資比例,如設立中試專項資金,或中試科研項目,通過加大中試環節助資比例,實現“中試要比研發強”的合理助資比例。

 

第四,以市場化為導向合理引入風投。科技成果轉化由于涉及二次開發、中試、生產等環節,投入大,風險大,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撐,僅僅依賴高校是較難做到的,風險投資恰好可以彌補這一缺陷。風險投資主要投入高科技行業,對科技成果轉化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第五,完善科技成果轉化配套機制。主要包括高校科研立項、項目研發、成果鑒定、成果推廣、轉化應用等科技成果轉化流程的各個環節,如高校可專門設立科技成果轉化基金,用于支持科技成果的開發、認定、保護等費用,還可以鼓勵科研人員或科研團隊以訂單等方式參與企業技術攻關,努力實現科研效益、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有機統一。

 

產業潛力

 

打造戰略性新興產業“矩陣”

 

主持人:近年來,廣州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相繼出臺《廣州市戰略性新興產業第十三個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年)》《廣州市建設國際科技產業創新中心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等規劃及促進政策。目前廣州最具競爭力的戰略性新興產業有哪些?在發展這些產業的過程中還有哪些問題有待解決?

 

劉煒:生物醫藥、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汽車等都是廣州正在快速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近年來,廣州的科技創新對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支撐加強,產業發展煥發出新活力。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廣州八大新興產業合計實現增加值增速為8.0%,高新技術產品產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比重達到48.2%,同比提高0.9個百分點。

 

廣州要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快速發展,有幾個問題值得關注。一是產學研的結合,要進一步以市場方式激活本地高校、科研機構的創新資源,充分發揮新型研發機構的作用,解決源頭和應用創新、關鍵技術研發問題。二是把握產業發展的時機。深圳的電子信息產業有今天的規模和實力,與它充分把握住了電子信息產業全球產業轉移和爆發性技術發展的機遇是分不開的。因此,廣州也要在當前正在孵化新產業的前沿技術比如5G、人工智能、物聯網等產業提前布局,占據產業孵化的先機。三是進一步完善廣州高新技術產業的創新生態圈,特別是要大力發展科技中介服務業和風投創投產業,出臺相關政策扶持企業的發展。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只有主體種類多、規模足夠大、各種要素完善的時候,才能形成集聚效益,效率將大大提高。

 

王迎軍:以5G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與人工智能、生物醫藥和新能源、新材料等產業一起,構成了廣州戰略性新興產業“矩陣”,為廣州經濟增長賦予了新動能。2019年第一季度,廣州八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合計實現增加值8.0%增長,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達19.23%;規模以上高新技術產品產值占全市規模以上工業的比重為48.23%。

 

近年來,廣州市生物醫藥產業發展迅速,日益成為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力量。廣藥集團、金域醫學、達安基因、萬孚生物、賽萊拉等成為細分領域的龍頭企業。根據廣州市科技局統計,2018年,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產業實現增加值587.81億元,近三年年均增長9.5%,目前擁有119家藥品生產企業,592家醫療器械生產企業,超過1000家高新技術企業。此外,廣州的醫療器械企業(包括生物材料)數量在全國排在前列,而且發展勢頭很好。這是一個高技術含量、高利潤、高產值的利國利民的戰略新興產業。廣州應順勢而上,推動這一行業的發展。

 

在產業發展的過程中,還有一系列的問題需要解決。拿生物醫藥產業來說,這個產業的市場潛力非常巨大,發展勢頭也很快;但國內企業大多是中小企業,原創產品少,研發投入低,產品單一,缺乏自主核心技術和市場競爭力;成果轉化率低,創新成果工程化程度低,企業研發能力低,沒有形成全產業鏈條;針對生物醫藥行業的特殊性,成果轉化與產業化接軌機制和醫工結合平臺缺乏。

 

要解決這些問題,需要方方面面的努力,比如說可以布局建設多學科融合的材料基因工程中心,提升廣州生物醫藥原創性、前沿性研究水平;通過建設企業、科研單位、臨床單位、檢定單位、國家藥監局等組成的產學研醫管監協同創新轉化平臺,加快技術轉化、成果落地;可以重點篩選一批具有重大發展潛力的企業,通過加大政府資金投入以及設立市場專項發展基金,鼓勵企業開展自主研發,培育打造成中國乃至全球的生物醫藥龍頭企業。

 

企業競爭力

 

培育引進創新型頭部企業

 

主持人:企業是創新的主體。2018年,廣州新增高新技術企業超過3000家,總數從2015年的1919家增加至2018年的1.1萬家,穩居全國第三;科技創新企業超過20萬家。但是我們也留意到,廣州的科創企業“星星”多、“月亮”少,新興產業中的龍頭企業鳳毛麟角,10億美元以上估值、具有巨大發展潛力的科技企業也不多。如何加快培育壯大廣州的科創企業?

 

張強:加快培育壯大一批高科技、高成長、有望成為世界級高科技龍頭的企業,對于廣州深入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實現新舊動能轉換有重要意義。

 

近年來,廣州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實現爆發式增長,但是當中的精英標桿企業和細分行業龍頭企業成長相對緩慢,主要表現數量偏少、平均估值偏低、行業分布較傳統等特點,主要分布在電子商務、互聯網、大健康、生活服務等領域。

 

廣州這類“雙高”企業發展相對緩慢,缺乏大型平臺式頭部企業是首要原因。從近幾年的實踐數據看,我國依托大型平臺式頭部企業孵化或投資產生的估值10億美元以上的科技企業,占全國這類企業總數的近50%。廣州本土知名創新型巨頭企業較少,致使廣州無法依托大型頭部企業的資源、網絡和資本優勢,大規模投資孵化、裂變衍生出高估值的科技“小巨人”企業。此外,高估值科技企業的成長需要多輪不同階段的融資支持,廣州雖然從戰略上確定了建設國際風投創投之都,但風投創投機構數量、資本規模仍有待提升。

 

對于加快培育壯大高估值、高成長科技企業,我有幾點建議。一是制訂專項培育計劃,將培育體系細分為三層,建立評審機制,完善金融及政策扶持。二是加強對頭部企業的扶持與引導。加大力度培育、引進創新型頭部企業,依托頭部企業構建完整的產業生態,帶動垂直細分行業投資、孵化新企業;此外,也應考慮激勵、挖掘部分國有企業集團的投資孵化潛力,如廣州無線電、廣州醫藥、廣州汽車集團等,發揮其科技、資本優勢催生一批垂直細分行業的科技企業。第三,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在構建、完善科技金融支持體系上下大功夫,包括擴大政府引導基金的設立規模和支持力度、提高政府引導基金的風險容忍度,精心打造科技金融載體和平臺,如建設創投小鎮、風投大廈、基金大廈等,探索設立私募股權交易市場、成立廣州市中小微科技企業上市促進服務平臺等,積極衍生發展平臺金融。此外,注意發揮協會作用,主動對接引進國內外頂級投資機構等。

 

主持人:謝謝各位專家,我們下一期繼續暢談“廣州創新發展”。

 

 

來源:廣州日報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信息來源:XXX(非廣東省貿促會官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连连看投注